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大悟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13

积分

0

好友

1

主题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发表于 2021-3-18 16:01:09 | 查看: 6| 回复: 1
今年我一百岁了,我来的时候还在打仗,现在已经是和平年代了,我还在这世间盘桓。如青宇说的,像我们这些异类,不能被世人接受,所以每过一段时我们就要搬家,后来连青宇也走了只剩我一人在这世间行走。

  有时候我多想有个人能说说话,无处发泄的苦闷只能靠回忆来填补,每次回忆起来都好似我又经历了一遍我的人生,小到每个细节我都记得,我也惊叹于我的记忆力过于惊人,也许我们这类人只能以吸收来自这世种种,无处发泄为代价来换取了容颜不衰,长命千岁。


  时间还要从千年之前开始,我常年和师傅云游在外,师傅悬壶济世,是个绝世高手,而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在武学修为上却远远不及师傅。

  外出云游一年了,我想父母了,便想回家看看,谁知刚进家门我的胸口一阵发闷便晕了过去。

  “小姐”我听到我耳边翠儿的哭声,父亲母亲的哭声,乱糟糟的,脚步声响个不停。

  “只看小姐能否撑过今晚”一个低沉略显苍老的声音说道。说完便走了过去。

  “老爷,馨儿的命怎么那么苦啊?她还年轻,还有大好人生呢,就怎么能金融杀跌,充电桩,输配电气,领涨,有望带动市场就这样离开人世呢”母亲撕心裂献给正在奋斗的每一位股友,加油!肺的哭声中我听出母亲的绝望。

  “你哭什么!大夫都说了,今晚很关键,我们好好守着”父亲的声音略显哽咽。

  我拼了命的想睁开眼睛,看着母亲告诉她,我没事。但是那身体好似不是我的一般,根本不听我的使唤。

  我想坐起来走到母亲旁边为她拭去脸上的泪,心里这样想着,我居然真的坐了起来,我试着走到母亲面前,居然真的做到了。

  “母亲”我轻轻的唤着,看着母亲泪流满面我的心里像是有一堵墙

  母亲好似没有听见,依旧满脸泪水痛苦不已。

  “母亲,我是馨儿啊,我在这”我站到母亲的面前,想让母亲看到我,奈何他听不到我的声音,母亲依旧趴在我的床边泪流满面,根本看不见我。

  我伸出手想去抱抱妈妈的肩膀,居然穿透了母亲的身体。我惊讶的看着我的双手再看看母亲,难道......我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我跑到父亲面前大声叫着父亲,父亲穿过我的身体,走到床边,抱着母亲的肩膀,轻轻的拍着。

  “没事,你还有我”父亲的声音以前觉得特别好听,此刻听起来却是那么的悲伤。

  这时我才看到床上抬着的我,脸色苍白,嘴唇干裂,只有胸口的起伏证明我还活着,而我的被子上还有残留的药液,想来是母亲根本喂不进去药所以才会如此绝望吧!

  我这就回到身体去,一定要把药喝下去,让自己好起来不让父亲和母亲才伤心。

  当我想要回到身体里的时候,我的身体居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,好似我不是属于这具身体一般,同时我被狠狠地弹了出去,我怎么会回不到我的身体里了?

  难道我真的要死了吗?我颓废的坐到了地上,我死了之后父母还多伤心啊!心里升起浓浓的悲伤,我该怎么办?

  此时是周朝,女皇的登基之后,女子地位也是前所未有的高,虽不至于男女平等,但相比之前好的太多了!所以我才有机会和师傅在江湖四海为家。

  19岁已经是老丫头了!父母着急我却不想嫁,只因我已心有所属。他未娶,我也不想嫁,想再等等,再等等。

  我特意把父母的意思和他说了,回家等着,不想我刚到家就生病了,还病的如此严重!眼看自己性命危在旦夕,我还不想死!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我有这么多的遗憾!

  父亲一生只取了母亲一人,纵有家财万贯,父亲只爱母亲一人,像极了我想要的那种生活!

  “能喂进去药了!”一阵惊呼发自我的妹妹。

  我这才注意到,刚才妹妹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,我们赶紧跑到床边,看着那些药液进了我的嘴里,我喉头一动,那些药液进了我的身体,父母也惊喜的看着我的嘴巴,大夫也赶紧过来为我把脉。

  就是现在!我冲到床上刚想躺下去,此时从我的身体发出一阵金光,依稀间我看到“我”睁开眼睛,与此同时我被生生弹得飞出去好远,我眼前一花便失去了知觉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的眼前一片黑暗,周身特别的热,我感觉浑身都是汗水。

  “终于退烧了,这孩子命大,将来一定大富大贵”身边一个略显苍老的女声音哽咽的说道

  “王婶,你又迷信了,这明明是大家日夜夜照顾才会好的”一个好听的女声说道。

  我睁开眼,一道刺眼的光芒让照的我睁不开眼睛,我半眯着双眼,想看看说话的都是些什么人。

  入目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正在撇嘴。我想这就是王婶了吧?这些人穿着奇怪的衣服,我想打量四周,入目的只有房顶,我想坐起来却发现我浑身无力,一坐起来就有些头晕。

  “你醒了,圆圆,可吓死我了!”王婶高兴的说着,赶紧过来把我的枕头靠在床头,扶着我坐了起来。

  我想问这是在哪里,奈何喉咙干哑,发出的都是难听的低吼,王婶赶紧递过来水杯让我喝水。

  “你等着你这么久没吃饭一定饿坏了吧,我去给你做点白粥”王婶说着就风风火火的有了。

  “看这个样子应该是好了吧?第一次遇见一个人居然能高烧那么久还能醒过来的”一个年轻的姐姐看着我好似在看什么怪物一样。

  我也是奇怪我高烧很久吗?我的父母呢,这个年轻的姐姐是谁?这个房间周围都是白色。

  “该吃药了”一个身穿白色长褂的姐姐进来放下药就出去走了

  说到吃药,我的脑海里就浮现出那苦的头疼的药液,但我发现那些药是各种颜色的药 丸。这就是药?

  刚才那个姐姐从一个大瓶子里给我倒了一杯水,让我喝药,我头疼着这要怎么吃?

  我拿起药片放在嘴巴里嚼了起来,这味道真的是苦不堪言,有的还发着又苦又酸的的味道,我咧着嘴赶紧拿起水杯大口的喝起来。

  原来这杯水是这样用的!

  我喝完就看见那个姐姐睁大眼睛看着我,一副吃惊见鬼的神情。我一脸不解的看着她。

  “难道脑子烧坏了?”年轻姐姐嘀咕着走向我。

  “你今年几岁?”姐姐看着我认真的问我

  “19…岁?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看着我的小手,这明明是五六岁的小朋友的手

  “我是谁?”年轻姐姐紧张的接着问道

  我看着她摇了摇头,我在脑海里回忆着我所熟悉的人,确定我不认识她

  “我是你秦阿姨啊!看来真的是烧傻了!”秦阿姨看着我摇了摇头。

  我不知道说什么,阿姨?是姨妈的意思吧?如果我真的是五六岁的话可不就是阿姨吗?

  “你等着我去叫医生”说着秦阿姨快步走了出去。

  医生来看了看我各种问话和检查后说,身体都一切正常了,至于我的这种情况他们还不能诊断,毕竟高烧那么久还能康复是第一次见,如果到大一点的医院应该能看出来!

  “那她的脑子有没有烧坏?”秦阿姨追问道

  “目前可以肯定是正常的,罗辑思维很清晰,比大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,至于记忆,可能是暂时性的短缺,以后应该会慢慢恢复的。”医生呵呵一笑说道

  “好吧,只能等”秦阿姨看了我一眼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。

  “如果可以的话,让她多在熟悉的环境,和熟悉的人多多相处,说不定会加速记忆恢复”医生说完就走了。

  “赶紧来吃饭”王婶拿”寿星陪笑道:“在这里,在这里,望二公饶他命罢着饭盒走了进来。

  秦阿姨帮我称好饭,端到我的面前,我尝了一口,恩,味道不错,我大口的吃着。真香!!

  我吃着饭,听着他们在那说着我的事,等他们说完,我也吃完了,吃完饭大家就让我多休息,我躺在床上蒙起了被子,他们俩看我要睡觉就走了出去。

  等他们出去我才从被子里把自己头露了出来,回想着一切。

  我记得我失去知觉之前看到我的眼睛睁开,我的魂魄还没有进入我的身体,我怎么会睁开眼睛呢?那醒来的我 ,还是我吗?现在的我是谁?等等!难道.坏的制度就是霸凌!.....

  借尸还魂?我的脑海迸发出这个让我心惊肉跳的词语。

  我记得当年和师傅游走江湖的时候,好像见过这种情况,记得那个女人哭着说自己是男人,明明被狼叼走了,现在怎么又变成了女人,他痛苦的抱着头,不像是作假,但是她又确实是一个女人,师傅说这是借尸还魂!

  想到这里,我一下子豁然开朗!

  父母还不知道多伤心呢?但......我为什么又醒了?那是我吗?

  我看着我现在的环境,刚才听他们叫大夫医生,叫那”宝玉听了,将手中的茶杯只顺手往地下一掷,豁啷一声,打了个粉碎,泼了茜雪一裙子的茶.又跳起来问着茜雪道:“他是你那一门子的奶奶,你们这么孝敬他?不过是仗着我小时候吃过他几日奶罢了.如今逞的他比祖宗还大了.如今我又吃不着奶了,白白的养着祖宗作什么!撵了出去,大家干净!"说着便要去立刻回贾母,撵他乳母.原来袭人实未睡着,不过故意装睡,引宝玉来怄他顽耍.先闻得说字问包子等事,也还可不必起来,后来摔了茶钟,动了气,遂连忙起来解释劝阻.早有贾母遣人来问是怎么了.袭人忙道:“我才倒茶来,被雪滑倒了,失手砸了钟子个送药姐姐护士,这完全不是我所认识的世界,听他们叫我圆圆。我叫圆圆?

  我感觉时间没过多久,护士阿姨又拿着药进来了,这次的这个护士阿姨,特别的漂亮,白皙的皮肤,双眼皮,大眼睛,浓黑又细的眉毛,笑起来像清风一样的脸庞,让人忍不住想亲近。

  既来之则安之,慢慢找寻回去的办法,

  “记得吃药哦”说完就走了,连声音听起来都像清泉一样。

  她转身走的时候我看到她的身后有个东西,仔细一看居然是尾巴!羽毛的尾巴!我揉了揉眼睛,确定不是看花眼了,我梦一场雪,听一枕江湖,有幸在江湖中,勉强幸存感觉自己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,这时我的胸口火热发烫,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。

  我赶紧打开衣服看到我的胸口有一个五芒星在不停地转动,同时还淡淡的金光。秦阿姨好奇的看着我的胸口。

  “这也没有开始发育啊,你在看什么?”秦阿姨凑到跟前看看胸口,看看我。

  “额”我有些尴尬,既然她看不见,说出来她也不信。

  “这个药不能嚼啊,就着水囫囵咽下去”秦阿姨说完,拿起旁边的橘子瓣跟我做示范。

  我被秦阿姨催促着把药喝下去后,继续开始躺尸,想者我刚才看到的是什么?

  早年我跟师傅一起游荡江湖也见过不少的动物,这尾巴是一种鸟的尾巴,具体的名字我想不起来,这里的人也好奇怪!为什么会有鸟的尾巴?

  那时候不明白这世间诸多生灵都是以一种不同的姿态活着。

      全球股市动荡A股再迎大考节前节后如何应对?基金经理们的建议来了!。那长老正自起身,忽见内宫传旨,教阁下留住法师,同宿文华殿,待明朝服药之后,病痊酬谢,倒换关文送行。香雪制药抗疫防护+智能医疗抗癌先锋~对标海正药业。不惧空袭?现日内高抛低吸,泄主力控盘用意,反复筑底?(大盘评述9.22)昨...。股票5浪上升图解,大盘剑指3458点前高,势不可挡!。史诗级!A股最具震撼力的一幕诞生下一只万亿龙头已崛起。”行者道:“想必那道士还有甚么巧法术,诱了君王?若只是呼风唤雨,也都是旁门小法术耳,安能动得君心?”众僧道:“他会抟砂炼汞,打坐存神,点水为油,点石成金。

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22

积分

0

好友

2

主题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发表于 2021-3-18 16:31:00
坑爹@_@

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

Copyright © 2013-2014 Comsenz Inc.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: zhizhebuhuo&yahoo.com(请用"@"替换邮件地址中的"&")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