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大悟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
15

积分

0

好友

3

主题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发表于 2021-3-9 11:38:45 | 查看: 9| 回复: 1
长篇励志小说《期望书》简介

  《期望书》是一部励志类长篇小说,以自传、文学性的方式,写出了在时世推移中,怎样的雷打不动、火烧不移、风雨不垮地为梦前行。书中的地点人物都带有作者自身经历的影子,说的是一个底层青年从谷底向上攀爬,道尽了成长中的挣扎、困惑和快乐。在茫茫人海中,该怎样面对自己的前程,怎样把握机遇?书中”旺儿家的陪笑道:“爷虽如此说,连他家还看不起我们,别人越发看不起我们了.好容易相看准一个媳妇,我只说求爷奶奶的恩典,替作成了. 奶奶又说他必肯的,我就烦了人走过去试一试,谁知白讨了没趣.若论那孩子倒好,据我素日私意儿试他,他心里没有甚说的,只是他老子娘两个老东西太心高了些以“我”为客观视角,处处凝结着对现实生活的探索和思考,让这部青春励志类力作具有极强的可读性。
  该书从1977年恢复高考到改革开放40多年, 以写实的笔调讲述了卑微的主人公,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且不懈努力的年轻人,他如饥似渴地学习,用尽浑身解数,始终无法敲开他理想的幸运之门。连续高考失利后,他步入社会做过很多职业,在内心深处,主人公有着对仕途的期望,可惜他空怀大志而壮志不酬,仕途失败的阴影一直深埋在他心里无法释怀。
  从结构上说,该书还是一部层次较为丰富的成长小说,有一明一暗两条线索。明线是写主人公因卑微励志成长的故事;小说的暗线则是主人公的精神和坎坷经历。这是一本能够带来力量和勇气的书,给那些在成长中感到困惑与迷茫的人,在以后的人生境遇中,不管遭遇什么,都能获得广阔的共鸣,帮着找到一种方式,去和世界相处。

  期望书

 蓝盾股份打响第一枪,北京网络安全大会开幕,国内外大佬齐聚,规模空前,新基建的... ●刘枢尧
  第一章
  1
  话说有一天,我坐在一把藤椅里,说是藤椅,其实已经看不到深黄色的藤条,椅子两边有旧布条打着千千结的臂搁。整个椅背在修补时添上了花花绿绿的塑料绳,经纬处都使劲打了绷紧着的结。藤椅四条腿也被不同颜色的旧布条缠绕着,椅子的底面妥妥帖帖地铺嵌进去一块棉垫。我面窗坐在藤椅里,写完《期望书》最后一个字,周身的血脉似乎顿然间都畅流起来了。这时,我忽然想起了英国作家毛姆的一句话:我用尽了全力,过着平凡的一生。这句话有点像是对《期望书》的注解,受此启发,我给《期望书》起个副标题:一部小人物的奋斗史。我很满意,伸个懒腰,椅子向后翘,一晃一晃,发出“嘎吱嘎吱”的响声。
  现在,用A4纸打印的《期望书》就放在桌上,一叠书稿角打了卷儿,看上去有些寒酸。在此之前,为了写这部书稿,我离群索居住进环境很坏带着霉味的房间里,过着独往独来的生活。就在快完稿的昨晚,我狠狠睡了一觉,养精蓄锐,就如同在佛晓前要发起总攻。清晨时,房间里昏暗一片,只有窗户那照射进来一束光柱,有许多闪亮的尘埃在光柱中飞舞,光柱像舞台上的追影灯一样照在墙上。墙上挂着一张中国地图,地图上我用记账笔画了一条红色的粗线条,线条从我老家大晁楼村蜿蜒延伸到塔里木盆地边缘的喀什,我用手机地图测算了一下距离,两地相距4000多公里。大晁楼村位于地图中东部的淮河流域,而喀什在地图雄鸡尾巴位置,是中国最西端的一座边陲城市。
  大晁楼村是老祖宗留给我的籍贯所在地,据我们村那本字迹已经模糊不清的羊皮纸族谱记载,村民以晁姓为主,历代的族长乃至现在的村长都是晁姓人。我们村是个老村子,存在的历史差不多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,明朝万历年间村里的先人就已经在淮河边扎根了,一直延续到现在。我虽然出生在喀什,但我身上打着大晁楼村的烙印,我和大晁楼村建立起了一种不可更改的宗族关系。我的足迹在地图上遍布大半个中国,在大大小小不同的地方我接触过不同的人,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胖有瘦有好有坏,他们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和我相遇,有人提携我,有人害我,我无一例外地都没齿难忘。
  我发现,天底下每一个地方都有其独特的风貌,在这些独特风貌的地方生活着不同习俗的人们,有时连我自己都难于想象我在那么多地方生活过,还体验过不同民族的风俗。我记得,小时候,我父亲对我有拔苗助长的嫌疑,他老是想让我出人头地,让我和周围的人有所差别,还给我规划了这样那样的路子,可我总是让他失望,我父亲一度认为我是个不成器的人,他批评我,说我看着聪明,就是不知道用功,并说干事不用功,长大了总要吃亏的。但他对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,死马当着活马医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万一成功了呢?我父亲常拿我祖父来压制我,我父亲说,从小要有大志向,这是你祖父对你的期望。我无话可说,我祖父就是悬在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  接下来,我的说说我祖父,就是悬在我头上的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。时间是民国的某一个时段,地点是我们大晁楼村,在山水间的一片并不算宽阔的田野上,我祖父赤脚挑着一担稻子,镜头由远拉近,正朝我们走来……
  说起我祖父,实话实说,他老人家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迷,我没见过我祖父,不仅没见过,连照片也没见过。我祖父就是一个在土地上不知疲倦辛勤耕作的老农。我祖父拼苦一生,就是希望儿孙个个读书,都过上好日子,起码不要饥寒劳苦。为给家业打下基础,我祖父拼命干活,收稻时,割了一天稻,挑稻子回家,走着走着“咕咚”栽倒地上,活活累死了。
  想想吧,我祖父为我父亲和我过上好日子,把命都拼没了,他的话我能不听吗?我们大晁楼村有很多村规都记载在老族谱上,其中一条训诫“至诚至孝,荫及世代”就是从老族谱上传到下一辈的,祖宗留下的因果后人得接着。树有根,水有源,就因为这,一切关于我的故事,的先从我祖父说起。
  2
  我家祖上在大晁楼村既不算富裕,也不算贫穷。民国时,我祖父和几个兄弟分家,就盖起了一座宅院。宅院泥墙圈院,院子用土坯垒成,院里盖了几间房子,房子木头大梁就架在土坯墙顶上,房顶上垫一层稻草,稻草上覆盖着瓦片。
  我家宅院建成的第二年,从这一年夏天开始,我家日子过得有些起色。我祖父种地肯动脑筋,根据集市需求,自己琢磨着该种啥不种啥。比如,别人图省事单种粮食,我祖父就种烟草、花生、油菜等,比种粮食收入要高几倍。农闲时我祖父挑担做小买卖,兜售家里蔬菜、烟叶等。由于我祖父的勤劳和善于经营,我家很快就小富起来。我祖父累断了腰,流尽了汗,好容易收获一些粮食舍不得吃,去粮商那里出售,粮商欺负我祖父不识字,每当在买卖粮食的店里开票据的时候,我祖父就必须谦恭地对高傲的粮商说,先生,请念给我好吗?我不识字。粮商举起胳膊这几只创业板可以低吸,撸了撸长长的袖子,用另一只手捻了捻毛笔尖上的毛,蘸着墨汁写票据,写到最后一个字,停了一会儿,蔑视地抬起眉毛,开我祖父的玩笑,你这么肯动脑筋,怎么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?四周发出一阵哄笑声,我祖父不得不谦卑地答道,烦您替我签名,我摁手印。
  这会儿,我祖父感到不识字非常不方便,也觉得这是件不光彩的事。我祖父被粮商捉弄后脑袋直发晕,就像掉进漩涡里一样。过去,我祖父总认为不需要识字,不论什么事早晚都会知道,如果是好事,早些知道最好,若是坏事呢,知道的越晚越好。可现在我祖父不这样认为了,他要让他的儿子去读书。以后到粮市上去,让儿子跟着,儿子会替他念账签名,再也不会有人嘲笑他这个不识字的乡下人了。
  我祖父觉得这个想法不错,于是当天就把我父亲叫到跟前。我父亲是我祖父唯一的儿子,刚满六岁。当我父亲站在我祖父面前时,以为又要让他去拾粪。我祖父说,从今天起你不要再干活了,因为我需要个识字的人。
  我父亲激动得满脸通红,眼睛也亮了。我父亲说,爹,我不想去拾粪,我愿意和村里其他小孩一样去读书。接着,我祖父不用家里的粗劣土布,而是到县城买洋布给我父亲做大衫,还到县城一条街上,书贩们把书都摊在沿街的床板上。我祖父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,除了有大,有小外,每本书看上去都差不多。一个书贩见我祖父站在那里看了很久,就问他要买什么书?我祖父说要买纸、笔和砚台。书贩说,街东头的店铺里就有。
  我祖父道谢,大步流星地离开书贩,穿过熙熙镶攘的市场,来到那个书贩说的店铺前。我祖父经常进县城贩卖粮食、蔬菜,对县城非常了解,不像有些乡下人那样到县城里就东张西望,路都走的跌趺撞撞,也不像多数乡下人那样进县城的店铺就感到胆怯或着羞涩。我祖父穿一身干干净净的蓝色土布褂裤,脚上没袜子,穿了一双崭新的草鞋,那是我祖父在前一天夜里用稻草编的。进店后,虽然我祖父对文具之类的东西一点不懂,但我祖父不愿意说不懂,我祖父对店家拿给他看的东西挑挑拣拣。
  买齐一切读书的东西后,我祖父就把我父亲送到村里的私塾去读书。私塾先生是个瘦小干瘪的晚清老秀才,常年戴着瓜皮帽,下巴上留着花白胡子。一副像猫头鹰眼睛那么大的金丝边眼镜架在鼻子上,私塾先生以前曾多次参加科举考试而不中。我祖父见了私塾先生,神态卑躬屈膝,还有些敬畏。我祖父在私塾老先生面前又是作揖又是鞠躬,然后说,先生,为了让我这孩子的脑瓜子开窍,不读书是不行的。所以,万望你收下,这是我的一份薄礼。私塾先生穿了一件很长的灰布长衫,外面罩着一件黑布马甲,宽大的衣袖遮没了双手,私塾先生打开身边桌子的抽屉,拿出一本书说,拿着吧,你孩子现在就可以读书了。我父亲接过书本,站在那里,望着凳子上坐着的其他孩子,那些孩子也目不转睛地望着我父亲。我祖父这才千谢万谢,一边鞠躬一边退出了屋子。
  私塾在村中心祠堂旁的厦屋里,有三间屋子,中间屋子是摆着条桌、长凳的学堂。左手一间是先生的寝室,右手一间是先生议事的公房。私塾先生虽是当地出了名的儒生,奈何太老,还有点耳背,外出时会拄着一根拐杖走路。
  当时,我们大晁楼村里还有一条几百年的规矩,每天三餐都会有一户人家送到私塾门前来。每当村里人家开始生火做饭,片刻之后就有一户人家的主妇手拎食盒走向私塾。主妇来到私塾门前把手中的食盒放在大门的中间,然后恭敬的朝私塾内喊一声,先生请用。主妇没有向内望一眼就转身走了。老私塾先生睁开浑浊的双眼,慢吞吞的站起来走到门前拎起食盒回到私塾议事的公房,打开食盒,拿起筷子开始吃饭,里面是刚做好的米饭和一荤两素三个家常菜。老私塾先生吃饭很安静,只有咀嚼饭菜的轻微声响,还很慢,每一口送进嘴里的饭菜都会反复咀嚼,所以很平常的一顿饭老私塾先生能吃将近一个钟头。饭后,老私塾先生放周二进攻目标下碗筷,抬头看向村子里默然不语,然后起身拎起食盒放到了大门中间原来的位置,转身回到了私塾内,片刻之后就有村里人来把食盒提走。
  老私塾先生上课,每天开课之前,必要瞻拜私塾墙上的至圣先师像,拜孔子。上课时,老先生手里有一个很大的本子,长一尺有半,宽近一尺,是写在发黄的毛边纸上的。字是篆楷蝇头小字,一笔不苟,真是一个功夫。老先生心情舒畅了,好读楚辞:
  嫋嫋兮秋风,
  成礼兮会鼓,
  传葩兮代舞,
  春兰兮秋菊,
  洞庭波兮木叶下。
  我父亲在大晁楼村私塾读了两年,去县里上小学堂,后考入省立中学。解放那年,我父亲中学毕业,参加了解放军第一次发贴东华软件,大神帮忙评下说得对不对,当的是卫生兵。       水泥行情来到“天山时间”。8.3继续躺赢。”好猴王,把毫毛拔下一根,吹口仙气,叫“变!”变作一把牛耳尖刀,从那虎腹上挑开皮,往下一剥,剥下个囫囵皮来,剁去了爪甲,割下头来,割个四四方方一块虎皮,提起来,量了一量道:“阔了些儿,一幅可作两幅。”说着,一面吃茶,一面又道:“奶奶不知道。这些小孩子们全要管的严。饶这么严,他们还偷空儿闹个乱子来叫大人操心。知道的说小孩子们淘气,不知道的,人家就说仗着财势欺人,连主子名声也不好。恨的我没法儿,常把他老子叫来骂一顿,才好些。"因又指宝玉道:“不怕你嫌我,如今老爷不过这么管你一管,老太太护在头里。当日老爷小时挨你爷爷的打,谁没看见的。老爷小时,何曾象你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了。还有那大老爷,虽然淘气,也没象你这扎窝子的样儿,也是天天打。还有东府里你珍哥儿的爷爷,那才是火上浇油的性子,说声恼了,什么儿子,竟是审贼!如今我眼里看着,耳朵里听着,那珍大爷管儿子倒也象当日老祖宗的规矩,只是管的到三不着两的。他自己也不管一管自己,这些兄弟侄儿怎么怨的不怕他?你心里明白,喜欢我说,不明白,嘴里不好意思,心里不知怎么骂我呢。虽然脱难西行,未知功行何如。五大行同日公告:8月25日起房贷将有大变化!网友:只要能省钱咋整都行。跌的,想静静了。

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12

积分

0

好友

0

主题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发表于 2021-3-9 12:09:56
太让人失望了!!!

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

Copyright © 2013-2014 Comsenz Inc.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: zhizhebuhuo&yahoo.com(请用"@"替换邮件地址中的"&")

回顶部